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錦城印象

一位準00后與李谷一版《我和我的祖國》的獨特情結

2019年10月10日 09:09 來源:魅力成都網 作者:顧平

   2019恰逢新中國建國70周年,全國各地興起了以歌曲《我和我的祖國》為主題的街頭快閃活動,廣大群眾爭相演繹這首經典作品,表達對祖國的美好祝愿。作為這首歌的首唱者——著名歌唱家李谷一老師的忠實歌迷黃晨旭,成都溫江人,1998年生,準00后,也忍不住懷著激動的心情寫下了一篇音樂評論《淺談李谷一版<我和我的祖國>的藝術特色》。此文發表后,經湖南文化廳有關人士轉給了歌唱家李谷一,并得李谷一肯定,推薦給湖南省《湖南公共文化》期刊轉載。

  李谷一是黃晨旭最尊崇的一位歌唱家,《我和我的祖國》也是他自幼就極為喜愛的一首聲樂作品,今年又數次與歌唱家李谷一通信,暢談起一位00后對這首歌的獨特情結。

  他對《我和我的祖國》的熱愛始于十年前的一個秋天。2009年的一天飯后,在《中國文藝》欄目第一次聽到李谷一演唱《鄉戀》,竟入迷似地反復哼唱起來、用心感受著聲樂家的傾訴。那時候他還在上小學,并沒有手機,只好常常守在電視機前期盼歌唱家的再次出現。又過了些日子,父母給他買了手機,便迫不及待地在音樂軟件上搜索李谷一的作品,那便是他第一次聽到《我和我的祖國》這歌,帶給他的感動是與《鄉戀》完全不同的,它那帶著華爾茲元素的旋律交織著家國情懷的唱詞帶給我巨大的精神沖擊……從此,“裊裊炊煙,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轍……”常常在耳邊回響,在心中激蕩。

  轉眼,他上初中了,電腦、手機等信息工具的迅速普及給這代青少年帶來了巨大的信息沖擊,他也就更放開手去搜集他癡迷的歌聲了。從那時起,李谷一的藝術作品成為他最重要的精神養分。她的600余首作品他如數家珍,其中的50首代表作更是爛熟于心,這里面最難忘的也當然有這首《我和我的祖國》。那時候他最喜歡在午后上網搜索視頻聽李谷一的演唱,每當李老師有新的演出視頻更新,他總是像獲得了禮物一樣,興奮得手舞足蹈。漸漸地,他發現李谷一雖然作品很多,但她自80年代以來公開演出最多的曲目是《年輕的朋友來相會》和《我和我的祖國》。用李谷一的話說:“這些歌可以給大家鼓舞,煥發著正能量。”

  也許是因為對《我和我的祖國》等李谷一的歌曲的癡迷,他漸漸對聲樂藝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初上高中時的他雖然譜也不識,但報名參加了學校的合唱團,他參加面試的時候,唱的就是《我和我的祖國》。

  臨近高考時,老師們認為他對旋律很敏感,建議改學作曲。那時很多朋友都告訴他,作曲系是整個音樂學院最難考的院系了。但他如愿以償了。

  他給李谷一寫的第一封信中就提到:“有人說‘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我覺得我是‘熟記旋律三百條,不會作曲也會編’,這是我能夠學習作曲、考上音樂學院的原因。因為您的歌我太熟悉了,到現在,我基本不聽您的代表作,因為我不敢聽,每每前奏響起,就足以讓我熱淚盈眶了。”李谷一看到信,立即托人回復,回信中的第一段李谷一老師寫道:

  “信寫得情真意切!好孩子!受感染就知道去奮斗努力了,而且還做出成績來,相信他今后一定能成為一個好的作曲家!我期待著!”

  第一次收到李老師回信的他無疑是淚目的,這不僅是一份情結。他的家鄉成都溫江是一方富饒的土地,是著名音樂學家王光祈的故鄉。《我和我的祖國》教會他愛祖國愛家鄉,所以他愿意在熱愛的領域奉獻真性情,這番真性情,就是李老師那首《我和我的祖國》里深藏的家國情懷。

  《我和我的祖國》出版于1984年,電影主宰文化生活的年代已經過去了,港臺歌星的作品也已經大量涌入了,沒有李谷一老師35年來幾千場演出的堅持傳唱,這首作品也就不會廣為流傳了,就連《我和我的祖國》的詞作者張藜先生在世時也常說:“我一輩子感謝李谷一”。李老師作為歌唱家,她對得起50多年來愛戴她的歌迷,她賦予給《我和我的祖國》的就是一個老藝術家的真性情。2018年,李谷一也被國務院授予改革開放四十年“改革先鋒”稱號,在國務院的頒獎詞中就提到了這首《我和我的祖國》。

  從李谷一老師和她的《我和我的祖國》中,他總結出了他自己的人生態度:“積極入世,在其過程中保持辯證、隨遇而安的心態,竭力建構并守護自己那份有真性情的精神世界。”

  他在《淺談李谷一版<我和我的祖國>的藝術特色》曾談及李谷一版本里的深刻感情表達,不妨分享于此:

  李谷一版《我和我的祖國》獨具魅力的原因還有李谷一老師在演唱這首歌曲時賦予歌曲的多層深刻情感,使得她的版本三十多年來盛行不衰。在李谷一版本中不僅有時代的情愫、個人的情愫,還有一位老藝術家的家國情懷,并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深刻的情感表達方面:1、個人對祖國的愛戀、贊頌。2、80年代初呼吁港澳臺同胞回歸的時代背景。3、改革開放后人文主義情懷的渲染。這三個情感表達上,其后兩點是當下許多演唱者缺失的,李谷一不僅俱全了三種情懷,并且由于自身經歷和當時的時代氣息,將這三個情感表達得十分淋漓。

  個人對祖國的愛戀、贊頌筆者略去不談,筆者在此談談李谷一版本中具有的特別情愫。首先,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剛剛開始,越來越多的同胞回到大陸探親,歌壇上出現了一批如《思親曲》、《那就是我》、《鄉戀》、《鼓浪嶼之波》等表現思鄉情緒、海峽鄉愁的作品。李谷一在演唱《我和我的祖國》之前演唱了《難忘今宵》、《如果海峽有座橋》、《思親曲》、《鄉戀》等表現鄉愁和家國情懷的作品,更與1984年初來大陸的港臺歌手張明敏、奚秀蘭建立了友誼,《我和我的祖國》無疑分外打動這位歌者,成為她宣泄感情、傳遞兩岸情懷的一個重要作品。

  其次,李谷一老師曾說:“《我和我的祖國》這首歌是改革開放后強調個人、強調‘小我’的體現,過去有首老歌叫《我的祖國》,現在是‘我’和‘我的祖國’兩個主體了。”眾所周知,1979年末李谷一演唱的《鄉戀》因為旋律纏綿、并大量運用了氣聲和半聲的技巧以及通俗音樂的配器引起了廣泛爭議,各種批判一度將這首歌曲打為“禁歌”。1983年央視舉辦首次春晚,由于觀眾的高密度點播,這首歌曲得以“解禁”,李谷一也不再是一個有爭議的歌唱家了。這一段經歷是李谷一永生難忘的,她感受到改革開放的春風: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鄉戀》。1984年,李谷一第一次拿到這首歌的曲譜,她對改革開放的贊頌無疑在《我和我的祖國》中得到了抒發。

  雖然自幼以來,這首《我和我的祖國》他聽了不知多少遍,但他始終相信優秀作品傳遞給群眾、傳遞給時代的正能量是無限的。他慶幸自己能夠與《我和我的祖國》這首作品結下情緣,更慶幸能與歌唱家李谷一老師有這段神交。《我和我的祖國》永遠給他碧浪清波,永遠是他“心中的歌”。

  原創聲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網原創稿件,轉載請注明來源,歡迎廣大媒體轉載使用。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是几点钟开始开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