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錦城印象

電影《攀登者》中李國梁原型人物 來自成都這所大學!

2019年10月09日 09:25 來源:四川在線 作者:王李科

  每當仰望烈士的事跡和尊容

  俯首他們的遺言或是遺物時

  我們的心都會被一種無形而偉大的力量所懾服

  在這個國慶期間,就有這么一部電影

  讓人們重溫烈士光榮事跡

  感受紅色品質,激發愛國熱情

  國慶檔期

  作為中國少有的以登山為題材的電影

  《攀登者》自9月30日上映以來就受到觀眾的追捧

  截至10月6日晚上11點,該片票房已突破7.5億元

  但你可知道,攬獲高票房的背

  這部以講述1960年、1975年中國登山隊

  兩次挑戰世界之巔為主線的電影

  蘊含著一個蓉城元素——劇中井柏然飾演的登山隊員李國梁

  他的原型人物就是來自蓉城高校——成都理工大學的校友鄔宗岳烈士。

 

  在那地球之巔的珠穆朗瑪峰,是成都理工大學校友、前國家登山隊副政委、突擊隊隊長鄔宗岳烈士犧牲的地方。世上無難事,只要肯攀登,10月7日,記者通過實地采訪該校師生,深切的感受了一把從鄔宗岳烈士身上散發出來的勇者無畏的攀登者信仰,并呼喚著該校師生攜手奮勇向前。

  于校友烈士面前三鞠躬

  校友回憶烈士曾在隊里負責攝影

  “學長,我們來看您了……”10月7日,國慶長假最后一天,剛從老家綿陽回到成都理工大學的該校社會學專業大二學生劉泓瑤,便和同行的3位校友一起來到了位于該校的橘頌園,在一尊漢白玉雕像面前停下了腳步,這座雕像正是成都理工大學校友鄔宗岳烈士。在雕像面前三鞠躬后,劉泓瑤和同行的3位校友凝視著雕像,駐足良久,陷入了無限的追思中。

 

  “從小愛到大愛,從個體到國家,陡峭的山壁上,我在校友鄔宗岳烈士身上仿若看到了一群中國人,不懈攀登,是為家的溫馨,更是為國的昌盛。”劉泓瑤在這個國慶假期里觀看了電影《攀登者》,無不被鄔宗岳烈士的壯舉所感動。“回到成都,我便馬不停蹄的來到校園這個特殊的地方,在追憶校友鄔宗岳烈士的事跡時,越發感覺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鄔宗岳烈士的奉獻和攀登精神就像是雪山頂上的紅旗,指引著一代又一代的攀登者、創造者、追夢者。”同行的該校廣播電視學專業大一學子閭筱天感慨道,“作為成都理工大學的校友,他不僅是成理學子的驕傲,他的精神也將激勵著我們不斷攀登,不斷前進。”

 

  “作為登山隊員,校友鄔宗岳烈士當時還負責攝影師的角色,并采集礦物標本。”成都理工大學77屆學生、已經退休的原成都理工大學圖書館副館長王軍深有感慨的告訴記者,“校友鄔宗岳烈士還在我校上大學時,就被招到了中國登山隊,在他身上我看到了身為攀登者的他不畏艱險、迎難而上的攀登精神,這將激勵我校更多的年輕人繼承前輩精神,繼續勇往前行。”

  含淚講述烈士事跡

  將遇難同志背出冰縫讓校友感到光榮

  “生于重慶的鄔宗岳烈士,是成都理工大學1960屆畢業生,生前曾任國家登山隊副政委,1975年3月至5月,率中國登山隊攀登珠穆朗瑪峰,在第四次適應性行軍中行進到海披8500米的高度時,為保護隊友不幸滑墜,英勇犧牲,終年42歲。”向記者說起校友鄔宗岳烈士壯舉的王軍仍激動不已,“他的遺體雖然不在我校橘頌園他的塑像所在地,而是在珠穆朗瑪峰8200米的峰崖上,與日月清風長存,但他不畏艱險、迎難而上的攀登精神永遠與我校師生同在。”

 

  “鄔宗岳是我校60屆畢業生,在校期間,他擔任了班上的團干部和學生會的體育部長,一邊勤奮學習,一邊積極組織同學們開展文體活動。”據王軍介紹,在即將有機會留校之際,中國登山隊決定在成都地質學院抽調兩人參加首次攀登珠穆朗瑪峰行動,他和同學羅士明服從國家的需要,畢業前提前加入了中國登山隊的活動。“1960年他參加了中國登山隊首次攀登珠峰,和負責后勤的隊友們將氧氣和物資運送到珠峰8500米的高度,有力地保障了隊友們的攀登。”畢業后鄔宗岳正式加入了中國登山隊,從此他將自己的青春和旺盛的精力都傾注在了祖國的攀登與科考事業中。

  在講述校友鄔宗岳烈士的光榮事跡時,淚水已模糊了王軍的雙眼。“1964年在攀登8012米的希夏邦瑪峰時,有一個隊友不慎掉入冰縫,鄔宗岳奮不顧身地將繩子綁在腰上,只身下到冰縫中,在其他隊友的協助下,將遇難的同志背出了冰縫。”王軍告訴記者,當年鄔宗岳奮不顧身將遇難的同志背出冰縫的事跡傳到了學校,當時就讓該校全體師生感到很光榮、很自豪。

  烈士雕像永立校園

  校友每年都將來此瞻仰傳承不朽精神

  將遇難同志背出冰縫這樣的光榮事跡,在鄔宗岳身上并未止步。1975年5月,時年42歲的鄔宗岳受命帶領一支突擊隊沖擊珠峰。在攀登的過程中,鄔宗岳一邊用電影攝影機拍攝大家與風雪搏斗的鏡頭,一邊向大本營發出心電訊號,為研究人類對特高海拔地的適應狀況提供了寶貴資料。

  “當年5月5日,在突擊隊向海拔8600米的最后一個營地進發之時,為記錄攀登海拔8200米以上高度的運動員們與大自然搏斗的珍貴鏡頭,鄔宗岳解開繩子,走在隊伍后面拍片子。隊伍前進了,鄔宗岳卻漸漸落在了后面。晚上9點左右,到達突擊營地的隊員們沒見到他,立刻去行軍路上接應,然而夜色茫茫,哪里還有鄔宗岳的蹤影。”說到此時,王軍哽咽道,“5月28日,當登山隊從頂峰下到海拔8200米時,只見鄔宗岳的背包、氧氣瓶、冰鎬和攝像機整整齊齊地放在懸崖邊上,而人卻無蹤跡。下到8000米附近時,隊員們看到在懸崖頂部風化巖石和冰雪混合的地方,鄔宗岳已經長眠在珠峰雪白的懷抱中……”

  “每年我都會來橘頌園瞻仰他,這樣的習慣我會堅持下去,以此傳承不朽精神。”王軍感慨道,校友鄔宗岳烈士短暫的一生多次立功,碩果累累,在他曾經學習和工作過的單位,他的老師、同學、戰友無不對他高度贊揚。“鄔宗岳將自己年輕寶貴的生命獻給了人類勇攀高峰的光榮事業,為祖國爭得了莫大的榮譽,我校將他的雕塑永久地安放在橘頌園內,追憶英雄,無論時代如何變遷,英雄精神始終映照著民族歷史的堅守,指引著我們不斷前行。”

  攝影 王李科 部分供圖 成都理工大學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是几点钟开始开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