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龍門陣

藍田 守望千百年的殘夢(三)

2019年10月11日 09:19 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陳鑫明

藍田上場水井巷。

藍田上場。

如今嶄新的藍田。攝影牟科

藍田老街。攝影牟科

  藍田,舊時叫玉川鎮,屬瀘縣十大鄉之崇義鄉。宋元時設驛站、渡口,明后因廣種染料玉藍,染色是藍的,所染布匹是藍的,所排的水是藍的,連中壩上棲的布也是天藍色的,藍田由此而得名。藍田鎮歷史悠久,古鎮有史記載以來有800多年,一條大街,兩個丁字口分為上下半場,力行路、光復路、復興路和前進路,加上上壩、下壩、金雞渡、何家壩的十里龍眼林是瀘州近郊人口最多、集市最繁華的鄉鎮之一。

  1

  藍田兵站抗戰后方物流中心

  1938年12月,川滇公路全線貫通后,瀘州藍田兵站的運輸車輛一直可到達緬甸臘戍,盟軍援助中國的大批物資經滇緬公路、川滇公路進入四川瀘州,從長江、沱江水路中轉,從成渝公路,從空中航線轉運全國各地,源源不斷地運往抗日戰線。

  位于瀘州長江南岸的水陸碼頭藍田鎮,憑借地域優勢和西南交通樞紐的條件,成為戰時后方物流中心。

  1942年4月,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作戰。作為后方軍需供給、兵員補充訓練、物資集散和調配的軍政部藍田兵站,任務一是儲運從滇緬公路經川滇公路運回的援華軍用物資和海外愛國僑胞捐送的抗戰物品,接受從前線下來的傷病員。二是征集出國部隊官兵所配發的被服、裝備、糧草、藥品、馬匹和彈藥、槍械等。三是對出國新兵進行短期的集訓后,編入遠征軍新編各師、團。

  兵站副站長李克猷回憶,1939年到1941年,每天從川滇公路運達藍田的援華物資500—1000噸,大小汽車進出100多輛,馬車600多輛,馬幫數百人馬。挑夫、力行上萬人在碼頭上船、碼貨、檢載、運貨,在汽車輪渡碼頭裝車的搬運工幾乎一天到晚都有干不完的活。距藍田5里遠的飛機場,邊修建就邊搶行降落運輸機了,各種物資在公路兩旁堆積如山。

  兵站每天接送各地、各部補充的兵員多時達3個團,萬余人,少時也是上千官兵。有的是乘車到達,川內各地則是行軍到達藍田。為安置官兵住宿,先后把藍田鎮上的東岳廟、禹王宮、云臺觀、大佛寺、玉皇觀、機神祠和鄉紳地主的何家祠堂、趙家大院、蔣家大院等全部臨時征用。

  2

  捷報傳來鬧動了藍田老街

  當時的四川省政府奉軍政部令,瀘州第七專員公署指令調瀘縣61個鄉鎮的上千泥匠、木匠、石匠前往搭房鋪軍用床、調城中竹架子和澄溪口木幫,從納溪樂道、大里、渠壩運來竹子建臨時住房。據瀘州九河青山幫同業公會、瀘州條木幫公會尹鐵藩老先生回憶,為支援抗戰,木幫旗下各店鋪杉木、條木、竹木老板紛紛捐出大批杉條、木板、黃竹數萬根,運往藍田上壩、下壩和征用的寺廟、學校、祠堂,由瀘縣73個鄉場中各征調10—15名木匠到藍田架搭高鋪,即兩層床位。上千木匠、泥水匠連續奮戰9天9夜,提前一周搭建5000官兵臨時住所。木工周炳清、泥水匠范子良、竹架子黃清云說:“在搭建出國部隊高鋪時,我們不但不收工錢,連水煙都是自己帶來抽的,藍田壩的老百姓讓出屋基來搭鋪,貢獻最大。”

  “從1942年8月至1945年3月,每天經兵站周轉的部隊最高峰一天達5000人。”李克猷說。按遠征軍官兵糧餉發放標準,每人每天發給大米1斤,配發給養“馬干”(玉米、黃豆、胡豆、豌豆)粗糧1斤,雜草5斤,由團后勤處統一領取。僅糧食、蔬菜、柴草、食品、肉類一天需求達數萬斤,政府從江安、大渡、水中壩、石棚、華陽、況場調來的攬載運吃的就有二三十只船。從瀘縣玄灘、兆雅、立石、云錦、特興、羅漢、泰安、黃艤、彌陀、分水等地運來的大米、雜糧全是中元棒大木船裝。從牛背石、白節灘、打鼓和石嶺、大面寺送來的柴草,全是馬馱人挑。

  玄灘場上89歲的張二爺曾是甲長,負責催糧派糧,為此,還專門組織了20多人的傳鑼通知隊保證“馬干”運送。藍田下壩玉皇觀雨珠巖龍眼林中是兵站堆放的草料場,一堆上萬斤以上,數十堆,從未發生過火災。

  1944年5月,中國遠征軍在緬甸戰場上捷報傳來,打勝仗的消息傳回兵站,站內站外軍民一齊慶祝,組織游行,鬧動了藍田老街。

  3

  路途艱險要過盤山72倒拐

  據原四川省國有運輸公司老駕駛員謝昌兆、稅顯和、張學昆、羅成樹回憶,川滇公路、滇緬公路這條國際交通線上,開車的司機大多數是跑貨車的商車和南洋回國的司機。沿線山高林密,峻嶺重疊,公路盤山繞嶺,蜿蜒曲折。從貴州赫章到威寧,盤山72倒拐,可謂是鬼門關、生死路,方向盤忙個不停,雙眼左顧右看,一點不能開小差。有的路段,車身擦峭壁而過,一時失慎,車翻下萬丈深谷,尸體都找不到。1941年前車加汽油,馬力還可以,1942年后,汽車燒酒精,力量就差了半檔力,若是燒木炭就開得更慢了。

  瀘州至昆明路上有許多軍民合作站,有敘永、赤水、赫章、曲靖,一是為軍車服務,二是為徒步行軍的部隊打點食宿。官兵運達昆明,若無車轉運,又必須運往楚雄、大理、保山到滇西前線。四川司機跑滇緬公路,難在經過瀾滄江和怒江,人車過江唯有鐵索橋,如果沒有橋兩頭守軍引道,那一搖三晃的鐵索橋上過是很危險的,多過兩回,心中有數了,后來就不用守軍在橋面上指揮了。

  從昆明運物資返回瀘州,川滇公路上也時有土匪搶劫商務車,許多商車就夾在軍用物資車中間行駛,碰上瞎了眼的土匪把軍用物資車也搶了,車上押運士兵開火,打得土匪無處躲藏。一路上,軍民合作站有啥吃啥,到威寧吃土豆,一個有七八兩重,煮好用手拿著吃,不用筷子不用碗,方便,臨走時,多拿幾個在路上吃成了司機們的習慣,接待站人拿運軍用物資的司機們沒辦法。若車上是戰場上下來的傷兵,一路上有軍醫、護士照料,運到瀘州,分別又送南溪、合江、小市、城中心和藍田陸軍醫院救治和安置。瀘州城水井溝設有軍政部瀘昆線督察專員辦事處,由兵役署少將視察員官鼎良負責協調,減少了許多傷員鬧事的發生。

  4

  藍田碼頭川滇黔交通咽喉之地

  藍田鎮張飛廟從1939年12月后成為兵站,一直到2000年,老百姓依然叫這兒兵站。兵站給上輩人的回憶之事太多了,戰時無論是從陸路,還是空運到藍田的援華物資,還是配備中國遠征軍的物資都必須在藍田兵站中轉,發放的物資又必須從長江上的汽車渡往返,由此,藍田河口下的車渡碼頭成為川滇黔交通咽喉之地。

  據91歲的車渡水手陳少勇回憶,1938年3月,開始搶修川滇公路,他和同鄉年輕人成了征集的筑路大軍中一員。18歲那年,他從瀘縣嘉明出發,參加搶修了這條中國人抗戰運輸的生命線。1939年5月,他經重慶兵工署路橋管理員李平方介紹,到了藍田車渡碼頭當水手。藍田車渡碼頭長150—200米。為方便載車輪渡停靠安全,設計施工時,根據流水、回水和洪水、枯水天落差,把碼頭修成了“雞下巴”。因為要經輪渡的沖擊,車駁子鐵吊板的沖擊和摩擦,所以工程質量要求用修機場跑道的卵石、水泥、糯米漿合成,硬度、強度、承受沖擊力都是專業人員計算好的。從1939年4月建成到1982年12月瀘州的長江大橋建成通車,歷時半個世紀的藍田車渡碼頭才退出了歷史舞臺。

  抗戰時,藍田車渡碼頭是由兵工署管轄。拖的汽車駁子是木駁船,船兩頭掛行車鐵皮包的跳板,承載20—30噸,每次可運載汽車3輛。若是商車過渡,每車付橫渡費2.4元。

  車渡上分兩班,每班12小時,輪船上有船長、舵工、輪機、水手、伙房。木駁上4—6人都是水手,每月薪水7塊大洋,下船就住通靈公司養豬場空房內。

  “從1940年至1945年,在藍田車渡上干活的水手還有徐海清、周海清、孫樹清等人。”陳少勇回憶,每天過渡的汽車少則二三十輛,多則在碼頭上排成長龍待渡,這時就兩條輪渡對開。

  這個與大抗戰分不開的汽車輪渡口,如今已結束了它的歷史使命。每當人們來到渡口上,看見這一個又一個“雞下巴”,看見每個曾經受車渡船撞擊、吊板摩擦留下的印跡,就仿佛看見一輛又一輛開上駁船的汽車徐徐離開碼頭,向中流擊水駛去。長江的浪花拍打著船舷,船長沉著地發出指令:左舷二、右進三。舵工熟練地重復著,機艙上兩臺發動機同時運轉,馬力40—80匹,橫越長江之域……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是几点钟开始开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