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龍門陣

藍田 守望千百年的殘夢(二)

2019年10月09日 09:04 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陳鑫明

藍田段家院。

藍田趙家老街。

藍田金雞渡。

藍田老街巷。

藍田楊巷子。

藍田舊影。牟科攝

  1992年《四川省地名錄卷之121》載,藍田,明永興場,清玉川鎮,后藍田壩場。場分上場下場、橫街,于是上場叫上鎮街,從上丁字口至牛市坎。下場叫下鎮街,從下丁字口至河口上。

  大橫街即玉川路,今力行路。小橫街即前進路,1938年12月川滇公路通而名黑龍江,后叫光復路,紀念辛亥革命光復中華而名。新街子又名復興路,意為從此邁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之路。上壩下壩有何家壩、兩里村、金雞渡口。舊巷有吞口巷,后叫農場巷,吳家在此租地辦小農場,麻元巷、羊巷子、油房巷、石朝門、叫化營、蒲草田、大水井……大大小小街巷十多條,在瀘州城下,唯小市、藍田街巷多,年辰久遠。這些地名幾乎濃縮了藍田的歷史、民俗、文化,積淀了深厚的地方文化元素。

  

  蔣家大院的興衰

  “藍田水中生茜草,大葉大葉;白塔院前長桂花,向陽向陽。”壩對街,十分工整,傳說是楊升庵題的地名聯。藍田古鎮有好多條街巷便有好多龍門陣,有聯云:問藍田舊事,永興從何處飛來,玉川無言捫復笑;覽老街舊巷,唯有趙段蔣三家,興衰幾世花落去。

  牛市坎下是田壩頭,田壩頭邊上有一處高墻圍起來的花園祠堂,這是藍田場上的名門大戶蔣楚、蔣興如的老宅,人稱蔣家大院。有童謠唱道:牛市坎下蔣家院,三道朝門進公館。門前一池荷塘月,推門就見鴛兜山。堂屋大匾好幾塊,抱對雅室亭臺間。七星拱月天井大,陰陽八卦劍高懸。坐落田壩有遠客,詩酒唱和園中園。族人入川六百載,鄉賢世澤遺風傳。

  陳忠華在院中住了60多年,據他回憶蔣家大院原來是地主莊園,后來分給了佃戶住。蔣家大院三重大門,門與門之間是花園、果林、修竹、曲徑、蔗園。龍眼、荔枝、柑桔樹是主人富貴的象征;荷塘、假山、亭閣顯示蔣氏族人儒雅之氣;院內匾、對、字、畫見證了賓客盈門的盛世;而大大小小幾十間住房則謂之人丁興旺、世族昌盛。

  后花園門上有一聯可見其主人文采:“庭有余香,謝草真蘭燕桂樹;家無別屋,唐詩宋詞漢文章”。顯示出主人家的書香意境和文化底蘊。門坊、斗拱雀替皆是精美的木雕、木刻,刻有福壽雙全、連年有余、千蝠蓮花、福祿壽喜,營造了修身、齊家的名門望族氣派。

  蔣家世代為官、為商,故而家道興而置其老宅。子孫多為秀才、舉人,即是民國也出了好多個大學生,有蔣楚博士、蔣興如醫學博士。后來家道敗落,人去鳥散,再后來大院年久失修,墻倒柱傾,雖殘留十余間房作證,但已是無可奈何花落去。

  貳

  趙家花園的聲名

  藍田壩因水陸碼頭商貿興,臨水人家吊腳住房,依岸而建方便進出。

  場口下有趙家下花園,石朝門處是趙家上花園,占地面積三五畝,修建時的布局房梁、木柱、樓臺、亭閣、天井、花園、堂屋、廳房、回廊……幾乎一模一樣。在藍田壩趙家可稱得上大紳糧戶。

  “石朝門”是趙家上花園的大門,因條石砌成,猶似牌坊樣式,人們叫這兒石朝門。而河口下的四合院人們才稱是趙家大院。民謠稱:石朝門內是趙家,河口上修大瓦房。兩處老宅上百年,上場下場富一方。油房濾房大街上,場頭場尾開棧房。生意遍及川南道,成渝兩地是賣場。堂屋里頭說句話,一陣風吹大街上。趙家天子楊家將,玉川鎮上大紳糧。趙家院子石朝門,入蜀填川湖廣人。亦農亦商富貴命,兩處花園甲瀘城。

  這首民謠把趙家祖先從哪里來、入川蒞瀘買地落戶、創業興家、社會地位、地方上的名聲、影響全勾勒出來了,如今記得這些詞的大多是八九十歲老人。

  如今走進麻元巷,這是一條從小橫街子穿田壩頭、蒲草田、牛市坎一個大“S”線路的深巷,兩邊是高墻,中間一條青石板路,石朝門依存,門內住有好多戶人家,若是大門一關,院內就是一個世外桃源。朝門上的重檐、石刻、風火墻,墻上掛滿了紫藤,一株石榴樹,綠葉紅果,十分誘人。天井四周人家如今雖不姓趙,但人們每當從這兒經過,在腦海中總是閃現大院子——石朝門趙家。

  麻元巷,因巷子中有家小食品作坊,以做手工麻元而名,還有一種說法是巷中院墻上有許多麻元葛藤,每年藤上結滿了麻元(圓)果而得名。從巷子中穿出來就是田壩頭、火燒壩、油房巷、蔣家院子、牛市坎上大佛寺去黃桷坪東大路。一條巷子幾乎從藍田壩場上鎮街全穿過了。

  叁

  段家掌柜的發跡

  藍田壩上的人家,尤其是住上下場、橫街上大多數做小本生意的人,前屋開店,后屋堆物,樓上住人。羊巷子頭的段家就是靠節衣縮食、勤忙苦做有了點積蓄,在巷子口買了一處屋基,修了座院落叫段家院。

  段家上代人都是做點小本生意度日的,臨街趕場天,一四七賣燒酒、常酒、花酒,二五八挑上擔子趕羅漢場,三六九又趕泰安,反正天天都挑上貨擔走村串街,掙點糊口的小錢。幾輩人的心愿就是想修建一處段氏人家的大房子。到了清末民初,段家人把祖上的積蓄全都拿出來,在羊巷子上修起了段家鋪房,有店堂,掛上商號牌子,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起來。

  上世紀20年代,楊森駐瀘州,來藍田壩段家店子喝酒,忽聽臨街趕場人擺龍門陣,說的是前幾年護國討袁,楊森率兵從牛背石場后沖入敵陣,出其不意打得北洋兵暈頭轉向的事……楊森聽了,叫來段家掌柜,今天酒館內所有人的錢全由他開了!連續三場天,楊森場場來,不帶一兵一卒,無人知他身份。此后一個趕場天,來了一幫衛隊,吹起洋號,抬上大匾,上書“段家酒館”四個鎏金大字,落款是:“川南道尹楊森題”。衛隊七手八腳把匾掛上,臨走時放下大洋一百塊,吹著洋號、打著洋鼓在場中轉了一圈離去了。

  來看熱鬧的人中有蔣家院的博士蔣楚,告知段家人這塊匾是當今川南道尹、川軍師長楊森將軍送的。段掌柜如夢初醒,才回想起前幾場天來的那位豪爽的客官。于是段掌柜將楊森送的一百塊大洋作本錢,擴大了鋪面、貨棧,又培修了院子,因有川南道尹贈匾,趕場天來酒館的人座無虛席,生意如日中天。1920年,楊森建紀念功碑(紀念標),段家還捐資相助。

  肆

  金雞渡與烈女祠

  藍田古鎮不僅是瀘州城南長江岸線上的商貿集市、碼頭貨棧、物流中轉之地,也是瀘州名勝古跡集中之地。有人說南壽山、洗足溪、趙云廟、楊橋湖、大佛寺、東岳廟一向被人們稱作風水福地。也有人說,下場龍眼林中的金雞古渡、雨珠巖半的飛云洞、玉皇觀前的飛流瀑布則是藍田壩上的幽秘之境,千百年來讓無數名人雅士醉心其處而流連忘返。

  “東巖方日出,呼喚三巖腦。江瀾水不波,幾點烏篷小。平沙藍田市,林沙炊煙碧。擊鼓官舫停,牽纜賈船集”。

  從前,從瀘州城到藍田壩必在三巖腦處搭乘上水的漂(拋)河木船而渡,至南岸金雞渡口上岸,一上珠巖,過飛云洞拜玉皇觀;一過烈女祠,穿下壩龍眼林,經東升橋,入玉川巷進藍田街。

  這首五言詩記述了當年渡江到藍田的往事。地方史上藝文卷中有乾隆舉人何飛鳳撰寫的《金雞義渡記》。從文中得知:金雞灣,路通滇黔,必涉水而渡,每日過往行人不下數千人,都必須在兩岸即三巖腦、金雞灣召喚舟子以渡,而舟子為利而超載時,有沉舟海難發生,十分不安全,世人呼吁在此設義渡。有袁、關、梁、王、周姓等20多人募化,修船四只,以濟行旅,州官林良銓、瀘南觀察使樊天游捐己俸祿,置義渡田產,保障渡夫衣食,渡口建成,利濟群生,而請舉人何飛鳳撰文,州官刻碑立石于渡口,觀察使樊天游書刻“金雞渡”于碼頭,其年為大清乾隆十年仲春吉旦,即公元1745年3月。

  從此,金雞渡四只船黎明開渡,黃昏收渡,若是有官府衙門公文急事,船工掌燈以渡,極大方便了兩岸過往行人。渡口旁邊有座烈女祠,是清咸豐二年(1852)州官李世彬為鄒素玉立建,并春秋祀,從烈女祠殘碑得知,鄒素玉年方十八,將出嫁,做嫁衣,有小人誣其清白,為明心志投水。州官李世彬為之澄清兒節,詳請旌表、立祠,有挽詩:“幾人知是貞姑雨,翻執豚蹄賽社翁”。鄒素玉為保名節以死證明,后來入選《瀘州志·烈女篇》。

  伍

  雨珠巖下飛云洞

  雨珠巖,在玉皇觀下,巖壁多士名勒石為紀,成一處古跡之地。穿越下壩的龍眼林,至壩尾雨珠橋,從橋頭拾級而上百余梯,抬頭便見四個大字“傅巖甘霖”,為清嘉慶十二年優貢題名王旸書刻,后清光緒十六年進士高樹,在珠巖效仿前人伐竹以木,易草為瓦,間以壁土、結廬于此為母祈福。是有明燈在窗,呼兒誦吟,瑯瑯之聲,回蕩山谷,林下人家無不為之嘆服,高氏一門三進士,瀘南一街家聲遠。

  雨珠巖何以幽幽之境吸引達官貴人慕名而至?《冬夜獨宿珠巖記》中是這樣描寫的:“由耳城登舟,夕景未墜,寒月已升,冬山睡沉呼之不起,尺波粼粼冽入肌骨,巖腹茅舍晚煙始生,古木垂頭若喪魂魄,遠來客舫鼓枻爭宿,飲犢牧童倒跨看水。”

  藍田場后雨珠巖下有飛云洞,《名勝志》云,宋唐子西讀書處,洞外石壁刻有宋嘉定庚辰(1220)鄱陽汪杲等題名,書法蒼老,惜多剝蝕不可讀。洞內有闕名題刻詩:一春春事已蹉跎,偶向藍田步履過。巖噴雨珠山氣濕,磧藏火焰石紋多。有人問字還攜酒,到處揮毫取換鵝。欲訪唐公讀書處,至今誰識小東坡。

  唐庚,字子西,《宋史》傳有記,號小東坡,“宋徽宗時為太子博士,官京畿常平、承議郎,提舉上清太平宮。晚年徙居瀘州之安夷門外飛云洞”。《直隸瀘州志》載,“飛云洞為唐子西讀書處”。

  飛云洞因唐子西讀書處而名,唐子西在飛云洞若干年,直到51歲卒,方回故里眉山丹棱安葬。這位與蘇軾齊名的詩人、書法家晚年在飛云洞度過,謂之他太愛這方洞天地府了。唐子西走后,人們懷念他,地方史上記載他,有無名氏詩云:穹窿一洞枕江湄,百尺流泉映夕輝。惆悵讀書人不見,白云猶似昔年飛。白天飛處洞天開,石徑縈紆盡綠苔。自昔子西歸去矣,伊誰更為讀書來。

  洞旁的玉皇觀因唐子西下榻而名,城內外達官貴人為求子西一字一畫可謂不辭往返于洞天,而鄉村學子求學而來,這兒成為學堂,每天人流如織,觀中香火旺極一時。飛云洞成為一方名勝古跡而載入州乘方志。如今,雨珠巖依舊,飛云洞不存,玉皇觀已重修一新,正開發成旅游景區。

【責任編輯:夕文】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是几点钟开始开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