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我和小伙伴在荷園做的幾道家鄉菜

2019年10月11日 08:39 來源:成都晚報 作者:不二妹

  來南國清華有些日子了,除了想念家里,一切安好。清華的快樂食間琳瑯滿目,我們住在旁邊的荷園也跟著吃上了富有南國口味兒的各地菜系,什么都好吃,就是少了一種味兒。為了尋找這種味兒,我和小伙伴兒決定在荷園“開火”做一餐家鄉的菜。南國的五月天,已經要當天府的七月間,早上八點多出門就已經艷陽高照,而早市里更是熱鬧。兩個女娃子七手八腳選好的食材,還要跑幾個地方選一些天府的調料,一身被汗水打濕,提起大包小包一路小跑回荷園。

  一條南山的水庫魚,片成片兒,碼上龍泉山的料酒,勾上三河場的芡粉,匯入爆炒過的五香與郫縣豆瓣兒,摻一瓢南山的水把它煨至八成熟。再放一坨西麗村的手工嫩豆腐,讓它輕輕的依偎在魚邊,慢慢的入著味,起鍋時撒一把漢源的花椒,淋上一瓢開鍋的熱油,麻辣鮮香隨之沸騰起來。我們圍著鍋兒就迫不及待地動起手來,一雙竹筷捻不起細嫩的豆花兒,一個湯勺卻舀得出記憶的川味兒,沱江的號子聲在耳邊響起,一時間仿佛毗河灣的黃辣丁兒、五鳳溪的石板頭兒都跟著沸騰了起來。“荷塘邊上風車轉,園林樹下花瓣散,沸騰滾滾火不斷,魚鮮人忙鄉愁淡”,這就是我們的“荷園沸魚”。

  一小塊兒精肋排,粵仔把它砍得大小適宜。放入熱油中翻滾,配上“大紅袍”的調料,摻入蔥姜蒜汁和醬鹽醋淹過骨頭,燒至九成干,用急火收汁,選一個白色的瓷盤,把它們壘在一起,選一個從三溪背來的橙子,切成六瓣兒,擺成一朵花的樣子,放在小排的旁邊,橙子的桔黃和排骨的金黃躍然盤中,一下子有了回到橙鄉的感覺。一口橙子搭兩口肉,一邊是皮薄肉厚的橙子,一邊是香辣爽口的骨頭,第一次感受到橙在南方卻味在家鄉。沒有什么比在南國說著金堂話、吃著三溪橙更親切了,和小伙伴兒聊著三溪、聊著橙子、探討已經開啟的南國生活我們還要去探求些什么。我們就像那壘在一起的排骨,彼此都是彼此的相依;我們就像那橙子擺的花的樣子,彼此既要保持花瓣兒的樣子還要有花朵兒的樣子。“小小果兒遠方來,橙色橙香把家抬,鄉音鄉情搭舞臺,排排坐兒話未來。”這就是我們的“小橙香排”。

  阿根廷紅蝦,小伙伴兒取下蝦背上的線腸,將他們開腸破肚掏空,又一個一個的把蒜泥塞滿蝦肚,以前看成品總覺得簡單,做起來才知道卻不簡單,一遍一遍地清理,一粒一粒地切細,什么都不比親身體驗來得直觀和真切。紅紅的蝦在微波爐里翻轉,幾分鐘家里就是海的味道,端出來紅紅的大蝦在白色的盤里冒著熱氣。想找一些綠葉放在盤中,“紅花綠葉”總相宜,卻又舍不得摘荷園的一片葉,這里的綠葉富有南國的陽光,伴有清華的書香,姑且隨手將幾片做魚剩的芹菜葉放在盤中,盤子自然上了新色。生活總是在不經意間充滿了驚喜,精心設計不如恰逢其時,就像這盤芹菜葉配的阿根廷紅蝦。“紅日三竿逢春華,蝦肚藏書也藏話,紅裝素裹映笑顏,夏日荷園載芳華”,這是我們的“紅蝦紅夏”。

  兩個金堂女子在南國的清華,趕一趟早市,生一把火兒,做兩三個小菜,把在南國清華的荷園過成自己家的樣子。在南國清華讓自己既能讀書,也能寫書,既能思考,也能創造,把金堂帶到清華,也把清華帶回我金堂的家。我想,這是金堂人走遠方應該有的樣子。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是几点钟开始开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