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人家的“螞蟻”咋就在“樹”上呢

2019年10月11日 08:37 來源:成都晚報 作者:羅 鴻

  “螞蟻上樹”是我大學期間學做的第一道菜。那時候,值班老師會不定期地來抽查寢室,打開門,他們看到的都是一樣的陳設:迎面而來的窗玻璃潔凈如新,窗臺前,長桌子和四把椅子被擦得漆黑油亮,進門左手邊靠墻的是兩張上下鋪的單人床,右手邊擺放著生活用品,一扇門通往陽臺和衛生間。他們看不出這里的“機關”,除了我們寢室的四個聰明人,誰能想到把煤油爐子裝進袋子,懸空掛在窗臺插銷上?我們還會放一摞書壓住插銷,窗臺就是它們的天然庇護,就這樣瞞天過海,從未被發現。夜里煮方便面,周末煮火鍋,心情好時,還自己炒兩道菜,并且自我感覺良好地認為,比食堂的大廚手藝好多了。——而當年,我最愛的就是“螞蟻上樹”。

  那時候沒有百度,只有地攤上賣的圖文并茂的川菜菜譜。書里講了“螞蟻上樹”,這是一道用料最簡單的菜,但是麻辣鮮香、滋味悠長,筷子夾起一溜粉絲,那晶瑩爽滑、色澤紅亮的粉絲在筷子上仿佛垂起一道水晶簾子,令人饞涎欲滴,而那粘在粉絲上的肉末,仿佛正在往樹上爬行的螞蟻,形似神似,無怪乎得此美名。然而,最初我做的菜里,“螞蟻”是“螞蟻”,“樹”是“樹”。夾起粉絲還未入口,肉末已經紛紛下落到盤子里,毫無美感。對照著菜譜再琢磨,慢慢地有了一些經驗,粉絲得剪斷,用溫水而不是開水來泡發,用筷子在鍋里夾著翻動粉絲,比鍋鏟更適合,起鍋前,加一把蔥花可以使其增色不少……然而,為什么“螞蟻”還是不能“上樹”?每次和室友們辯論擱調料的多少,下粉絲的火候,眾說紛紜,一人一套理論,把窗外的麻雀都驚飛無數次。雖然每次吃完飯,盤子如同洗過一般,但“螞蟻”還沒上過“樹”啊。我們納悶而又憂傷,這肉渣炒粉絲,雖然可口,但哪里配得上那個傳說中的美名?

  什么問題難得到一群“吃貨”?某天中午,我們四人齊刷刷站在食堂外的小炒窗口,一起點了“螞蟻上樹”,八只帶著眼鏡的眼睛專注地瞅著那個肥頭大耳的師傅和他面前的炒鍋,生怕漏掉一個環節,倒清油,下肉末,加各種佐料翻炒,摻入鮮湯,放入粉絲,撒上蔥花……鏟子飛速翻動,令人眼花繚亂!起鍋了!一氣呵成!我們面面相覷,和我們的步驟異曲同工啊,人家的“螞蟻”咋就在“樹”上呢?師傅扯著嗓門答疑解惑:“要選半肥瘦的豬肉!要大火煸炒!”我們恍然大悟!

【責任編輯:晨曦】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是几点钟开始开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