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020130419555020434131.jpg
首頁>蜀風茶韻

永不熄滅的火塘

2019年10月09日 10:43 來源:魅力成都網 作者:顧平

  自從進到城里工作后,因了電視、電腦,家人聚少離多,仿如珍珠遺失在了流水滔滔的時光歲月里,已多年沒有了“圍爐夜話”的心情與氛圍,但每當回想起那全家人團聚、歡聚一堂、圍爐而坐的溫馨畫面,心中實在倍感懷念!

  火塘的故事被老人掛在嘴邊,“唉!要是有個火塘,那該多好呀!”記憶里的那些老味道,與故土、鄉親、勤儉、堅忍等情感和信念混合在一起,像一個永不熄滅的火塘,固守著勤勞,固守著那份簡單的溫暖。

  自毛燧氏鉆木取火給人類帶來溫暖和光明。火,已然成為人類文明中不可或缺的必須品。小到一日三餐,大到翱翔宇宙的探測器,都以不同形式的火作為能量的源泉。

  寒寒冬日,火不僅用于燒鍋煮飯,還用來取暖烘烤。城市里,大多通過空調、烤火器、暖風機取暖,也有的用天然氣爐子、近年來時興的地暖取暖;有些農村,用架子生炭取暖,抑或是燃燒一堆干柴,抵抗低溫寒潮;還有些農村,家家戶戶在堂屋或廚房,都有一堆冬日常燃不滅的火。

 

  早晨起來,先扒拉開昨夜燃燼在柴和灰,架上幾塊粗大的塊架柴,再用細碎的柏樹枝、干稻草、玉米麩子引火。瞬間,火便熊熊燃燒起來。在火上的鼎鍋里摻滿水,烤干冰涼的襪子、鞋墊,再穿上,一股暖暖的熱氣便從足底傳遍全身,再順便舀出溫水洗臉。

  若要外出干活,用火鉗褪出大的柴火,只留下正充分燃燒紅炭慢慢由紅變灰。回來后,一使勁吹開炭上的灰,放些柏樹枝,再使勁一吹,紅炭由暗紅變成亮紅,嗤的一下,火便燃騰起來,架上干柴,繼續烤火,消冷解乏。

 

有時白天來客,大方地從柴火堆搬一大塊可以燃好幾天的柏樹根,火勢彌漫,讓人不由地往后移移凳子。再給客人散煙,用火鉗夾起就近的紅炭,一吸一呼,煙氣四溢,好不舒坦。再拿出家里的饃饃、米包子,放在鐵架上烤熟,外焦里嫩,香氣撲鼻,既解饞、又解餓。還有的老人掏出隨身攜帶的煙竿、煙葉袋,先在柴上抖干凈的煙竿頭,再取出一張事先撕好的長條白紙,放上切碎的煙葉,卷起來,用口水一粘,往煙竿頭一塞,再放到紅炭上點燃,就噗嗤噗嗤悠哉地吸起來。

  家有小孩,在火塘前煨一黑陶瓦罐子,放入淘凈的大米,再剜一坨豬油,或者放幾片臘豬肉。不一會,罐口撲棱撲棱,香噴噴的油米湯飯便成了娃娃嘴里最愛的主食。抑或把紅薯、土豆丟進灰里,不時翻烤一下,烤熟后,吹凈表皮的灰,一掰開,便又是一頓美味大餐。

 

  冬日的夜晚,兄弟姐妹們寫完了作業,父母親忙碌完家務后,一家人圍著爐火、踩著暖腳架,團團而坐,烘著雙手,暖著雙腳,聊起了天,至于聊天的內容多種多樣:上有天文地理,下關柴米油鹽,擺擺親戚鄰里的家事,扯扯鄉鎮縣上的政事,近至左鄰右舍,遠到天涯海角,孩子的學習,家庭未來的打算,社會時事,逗趣,說故事,講笑話,猜謎語......內容包羅萬象, 一家老小,各抒己見,氣氛熱烈、融洽、溫馨,父母親誨語諄諄,兒女們屏氣凝神、悉心聽講;孩子們發言時,父母親含笑聆聽,那時一家人親情交融,溫馨無比!雖然當時家里物質條件不好,居住在四面漏風的棚戶平房,在寒風凜冽、嚴寒刺骨的冬季,全家人團團坐在通紅溫暖的爐火邊,手心、腳掌、臉龐、心里,都倍感暖意融融,如和煦的春風拂面般,溫馨甜蜜的親情在小小的煤爐散發出的光和熱中縱橫交織,心中感到溫暖無比。每個嚴冬寒冷的夜晚,一爐通紅的煤火,就可讓簡陋的住房滿室生春,全家人個個心中暖意激蕩,笑顏如花般綻放,都會暢聊出一個個勝似陽春三月般和風吹拂、溫暖歡暢的春天來。隨著火苗的慢慢變小,鼎鍋里的水也熱了。撲滅燃騰的火苗,只剩下一小堆散炭在發著余熱,一天也就悄然結束。

 

  過年若要準備臘肉,把切好、洗凈、腌好的臘肉掛在火塘頂,在烤火時特意多放些柏樹枝、花生殼,不出半月,帶著大山氣息的土臘肉便制成了,來客逢節取下煮切,又是一道家常味十足的招牌菜。

  不管家門外寒風呼號,或者雪花飄飄,或者冰雨連綿。只要家里有火,火塘不滅,就不怕惡劣的自然,就是溫暖的所在,就是待客的要道。只要火塘在燃,便是家人圍爐夜話、共敘溫情的佳處。親情,隨著一個火塘而延續、發熱、發光。

    原創聲明:本文系魅力成都網獨家稿件,歡迎廣大媒體轉載,請點擊此處按要求轉載。 

【責任編輯:晨曦】
上一篇: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 | 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24791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4559號
澳洲幸运8是几点钟开始开奖的